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“中國媽媽”如何引領城市閱讀

文/張豐

武漢一個初三的男孩子,把撲克牌帶到教室去玩,學校通知了家長。男孩的媽媽趕到學校后,在走廊里打了他兩個耳光,四分鐘后男孩翻身從欄桿跳下身亡。我看了幾遍網上的監控視頻,在媽媽離開后,這個男孩在那里呆站了足足四分鐘。

我們不知道他當時在想什么,但是我覺得,如果他這段時間在讀《戰爭與和平》或者別的什么文學名著,他大概率不會選擇輕生。因為,如果一個人內心能有一個從閱讀獲得的“更大的世界”,被媽媽打兩個耳光或許就不是那樣天塌地陷的事情了。

在成都,我有一次和美國作家何偉的太太張彤禾吃飯,他們的兩個讀小學的女兒也在。正在讀四年級的那個女兒手里捧著的就是英文版的《戰爭與和平》。在座的一位教授非常羨慕,教授的女兒同樣年齡,但是卻沒有時間閱讀?!爸挥性谒茨標⒀赖臅r候,在她耳邊讀故事給她聽”。

這幾年我在持續關注一個本地的閱讀推廣公益項目“成都書語”。成都書語現在有30個“故事小屋”,每一個小屋就是一個閱讀據點。家長作為志愿者,輪流給孩子們讀繪本和故事,還有大量的繪本可以出借。

城市家長在為孩子花錢方面非常大方,很多創業機構也瞄準這一點,但是,并不是每一個家庭都能認識到閱讀的重要性。

聽朋友說,有家人在一個小區的同一單元買了三套房,樓上樓下打通,家里有保姆房和寬敞的麻將室,但是卻沒有一間書房。并不意外,這家的孩子成長出了問題,進小學后無法適應正常的學習和交流。朋友給的解決方案是,拆掉麻將室,建一個書房,讓家里擁有藏書。如果父母開始喜歡閱讀,孩子最終也會慢慢模仿,成為一個愛讀書的人。

從某種意義上,成都書語是我觀察城市兒童閱讀的一個窗口。這個項目的志愿者有五六百人,但是一個觸目驚心的事實是,這些人中95%以上都是“媽媽”,很少看到男人參與的身影。機構為了鼓勵男同胞參加,想了很多辦法。每一個到故事小屋為孩子講故事的爸爸,都會受到明星一樣的待遇,大家會歡呼、鼓掌,可惜這樣的場景非常罕見。

項目曾請一個英國劇作家來開講座,培養父親“講故事的能力”。參加的爸爸有二十多個,每人交了100元“保證金”,如果他們能參加一次志愿者活動,就退還這100元保證金。最終,絕大部分爸爸都成功領回了保證金,但是很遺憾,他們參加完那次就再沒有出現了。

志愿者媽媽中相當一部分是全職家庭主婦,還有一些是在帶“二寶”,她們感到在帶第一個孩子的過程中“犯了一些錯誤”,所以現在想盡量彌補。和孩子一起讀故事,至少有種收獲是十分確定的:親子關系有了改善。

這個過程中,父親的缺席引人注目。

我經常光顧的一家書店,二樓靠窗的一排位置共十幾個座位,可以用來自習。我觀察過很多次,男女比例大概是1:9,這和成都書語志愿者的比例大致是一致的。在城市,女性似乎總是愿意為公共事務或者“提升自己”投入更多。最近我主持的一個家庭教育研討班,十多個人中只有一個是父親,每次活動,他的身影看上去都很孤單。

像文章開頭那個悲傷的場景,前去學校處理兒子問題的也是媽媽,她打孩子耳光的動作很像男人?!爸袊鴭寢尅闭谝I大城市里的下一代,但愿閱讀能夠幫到她們。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pk10五码两期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