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遇見青龍河

來源:周口日報

作者:郭良卿

2021-01-22

我的老家有一條小河,名叫青龍河,俗稱青龍渠。它是汾河的支流,流經商水縣大武、白寺等5個鄉鎮,在姚集鄉的黃沖村并入汾河。我出生的村子就在青龍河旁邊,緊鄰黃沖村,像被汾河和青龍河抱在懷里。這條小河賦予我樂觀、善良的性格,為我困苦的童年涂抹上一層童話般美麗的色彩,給我帶來無窮的歡樂和美好回憶。阿德勒說:“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,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?!睆倪@個意義上說,遇見青龍河是我一生的幸運。

記憶中,我們村很窮,草屋泥墻,鶉衣鷇食。那時雖然缺吃少穿,但卻因毗鄰的青龍河盛產魚蝦,給村民帶來了驚喜。每年一次的聯村捕魚是村里最熱鬧、最好玩的事。父親當時是捕魚能手,在周圍村子有一定的名氣,很自然,他成為了聯村捕魚的召集人。他們制定三條笊魚規則:凡捕到小魚一律放生,以便魚能夠休養生息;凡捕不到魚的,由4位捕魚多的每人在魚簍里隨便抓一條贈送,以提高大家捕魚的積極性;笊魚隊員一律不得參加捕撈,以確保非笊魚隊員家庭也可以捕到魚來改善生活。記得那年聯村捕魚, 30多個棒勞力,每人扛個笊(一種抓魚工具)將河面圍起來,在下午1點后,在3公里外排成排向對而行開始笊魚。3個小時后,各種魚被趕到一個被笊合圍的大約60平方米的區域,聯村捕魚隊員集體坐在笊上邊,讓婦女和膽大的孩子將水攪渾,這樣,河里的魚就露頭了,它們頂著水花亂竄亂蹦,魚就好撈了。這時,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在水里撲騰,有用網抬的、有用籃子舀的 、有用饃筐撈的、有用腳踩的,人人奮勇,個個爭先,最后,大家都收獲滿滿。那種快樂永遠烙在我童年的記憶里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,為了豐產豐收和壯大村集體經濟,村民圍繞青龍河做起文章。先是在青龍河北岸建個小河閘,圍著村莊的大田地開挖一條寬兩米深一米的溝渠,通過引青龍河的河水灌溉,解決了靠天吃飯的問題,村里的莊稼年年大豐收。接著,為了防止水土流失,村里在河岸邊種楊樹,河灘里種上桃樹,一到春天,花香溢滿整個村莊。后來,村民又在緊鄰青龍河的一塊荒地上種無籽西瓜。西瓜苗不缺陽光更不缺水,再加上村里有兩個種西瓜的好把式,西瓜又大又甜,品相十分好??恐鴹顦涿绾臀鞴戏N植,我們村早早成了青龍河邊發家致富的帶頭村,產生了鄉里第一個萬元戶和第一幢小樓。

在外工作多年,每次回家都是匆匆回,匆匆走,我已很少關注故鄉的青龍河了。一次回家,父親說,咱們縣正在搞美麗鄉村建設,你去看看青龍河吧,現在的青龍河是真漂亮!我急切地跑到青龍河邊,它已不是我兒時記憶中的模樣了。原來的土路變成了平坦的水泥路,岸上的楊樹已長成參天大樹,河灘里的桃樹依然那么遒勁,鵝鴨銜著花瓣兒追逐嬉戲,一群羊兒默默啃食著青草,河水清澈嫻靜,在樹蔭里低吟淺唱,不遠處,一女子一襲紅衣懷抱木盆,緩緩拾級而下,起了衣裳……當她揚起棒槌的那一刻,我仿佛置身江南水鄉,置身一幅濃淡相宜的鄉村水墨畫。

隨著父母年齡越來越大,我回家的次數也逐漸增多,一是看望漸漸老去的父母,二是想看看那帶給我許多幸福歡樂的青龍河。青龍河,它默默滋潤守護著它流經的每一寸土地,以頑強的生命力為家鄉貧瘠的土地增光添彩,活出了美麗的模樣。我想,這不正是每個家鄉父老的真實寫照嗎?每每來到青龍河邊,望著這蜿蜒曲折奔流不息的小河,看著河兩岸樓房林立、風景如畫,我會在心底大聲呼喊:我愛你,青龍河!正如我深愛著的祖國母親!

[責任編輯:王松濤]

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周口24小時

bg娱乐是正规平台吗